全书阁小说网 > 夜的命名术 > 688、三生有幸

688、三生有幸

        7号城市所有人都知道,兰亭小院是陈余的府邸,对方终日都在这座小院里画画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也都知道,陈余这一脉因为有紫兰星的缘故,一直稳定制造着一代代的半神,他们的地位也永远凌驾于家主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陈余来说,陈氏家主更像是他的一个大管家。

        陈氏画师们需要心无旁骛的作画,所以需要有人来处理杂务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此刻,一位身穿白色麻布衣的中年人,从一扇暗影之门里走出,淡然的看着兰亭小院门口的那对儿石狮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院子里,原本正在绘制乾达婆的陈余,手上忽然一顿,这位半神在气机牵引之下抬头看向外面。

        陈余放下手中的毛笔来到院子中,他通过敞开的院子看向门外旳中年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陈氏半神温和笑道:“原来影子兄的暗影之门到了你手中,庆忌兄,既然来了,那就进来坐坐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庆忌抬腿迈过门槛儿,陈余笑道:“庆忌兄,你我当年在荒野一别,多少年没有见了?至今仍向往兄长折虎扼熊的气魄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妖庆忌,庆氏闻名已久的武痴,据说天生神力,少年时还未修行便能徒手扑虎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,一身白麻衣的庆忌并未打算与陈余客套,只是语气平缓说道:“我们侦查到陈氏火箭军的有异常动向,你们准备打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余笑道:“庆忌兄觉得我会打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在联邦内战之时,其实很多人忽略了陈氏,而且陈氏也确实没有参战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这个时候冷眼旁观真的符合陈余利益吗?当然不是。

        全联邦只剩下两位半神,李叔同、陈余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叔同又是没有势力归属的,所以财团之内只剩下一个陈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神代千赤这位老牌半神想要借一城人命翻身,陈余怎么会同意?

        他与神代千赤无仇无怨,甚至还是某种私下的协议合作者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陈余不会允许神代千赤重新崛起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陈氏火箭军要打的就是10号城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你要打10号城市,我劝你还是省省吧,”庆忌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庆忌兄是代表谁来说这句话的,那位庆氏家主吗?”陈余好奇道:“现在大家都知道10号城市已经沦陷,说不定哪天就会成为神代千赤的自留地,为何不一炮轰了他?就因为庆尘在里面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庆忌冷笑道:“庆氏第七火箭军还未投入北方战场,他们已经27枚巡航导弹锁定陈氏4座城市,你陈氏火箭军敢发射,他们就会立刻发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余眼睛微微眯起来:“玩玉石俱焚这一套?庆氏打算违背公约,对人类城市使用巡航级导弹?陈氏火箭军可不止一支,我一样能瞄准5号城市。据我所知银杏山上那位老爷子是普通人,他可跑不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庆忌说道:“没关系,家主说了有人敢往10号城市发射导弹,就一起陪葬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谈判桌上,大家一般都是先谈价码,谈不拢了再互相放狠话,中间起码还留着六七层缓冲和解的余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庆忌这句话格外凶狠,就像是小孩子假装过来跟你谈判,然后突然一掀桌子:“不跟你玩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可这明明很幼稚的手段,却格外有用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陈余明白,庆氏那群疯子真能干出这种事情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世间一切法,只有最好用的那一种才是最优解,没有丝毫花哨之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知不知道,如果让神代千赤掌控了10号城市里的鼠潮,会有什么后果?”陈余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,”庆忌转身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还放任不管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是不归我们管,不聊了,我还要去其他地方,”庆忌说着打开暗影之门,下一秒,暗影之门里竟吹出一股恐怖寒气,甚至还夹带着大片雪花。

        7号城市地处南方,并没有受倒春寒影响,院子里的白色杏花全都开了,十分好看,可就是这么一股寒气,竟是将陈余院中的杏花全部吹落。

        陈余挑挑眉毛,刚刚庆忌走了两步,原来是在寻找角度用暗影之门对准自己的杏树!

        神经病吗,堂堂大妖庆忌心里有气竟然对一树杏花撒?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,待到庆忌离开后,陈余沉思片刻拨出电话:“让火箭军回来吧,静观其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此刻。

        10号城市内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有一只眼珠灰白的老鼠,慢慢跟随队伍爬回下水道内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老鼠注意到它的异常,鼠潮大军就这么搬运着嘴里的食物,往鼠王所在的方位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回归倒计时01:20:12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一个多小时就是回归时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继续前进,交通局的大厦近在眼前,”庆尘说道:“我已经听到鼠潮的声音,那里被包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间,大楼内枪声响起,在午夜里格外清脆。

        枪声并不密集,稀稀拉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庆尘心里一紧,果然如他所想的那样,昆仑在离开pce总部后就来了交通局大厦,碘伏要豁出性命给他找新的线索!

        拐过一个街角,庆尘等人忽然看见街上横陈着数十具白色骸骨。

        骸骨旁散落着枪械和子弹、弹壳。

        奇怪的是,另一边还有两具骸骨,他们身上也拿着枪械,身上的黑色作战服被鼠群咬碎了,只能依稀看到个轮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是昆仑的人,而是与昆仑交火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看骸骨位置,应该是两名黑衣人在前面跑,昆仑成员在后面追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个身穿黑色作战服的人一定是高手,碘伏他们付出几十条人命才换掉了他们两个。

        庆尘站在长街上,默默的看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    刹那间,他仿佛回到了时光里,看着碘伏从自己身边经过:“他们被鼠潮挡住了,一定杀了他们,不要让他们有机会去摧毁硬盘!”

        激烈的交火中,昆仑成员一个个倒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这场战斗也激怒了鼠群,昆仑成员边战边退,最终被困在了交通局的大楼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如此,”庆尘说道:“昆仑成员是发现自己抵达pce总部的时候,硬盘才刚刚被摧毁,所以他们判断摧毁硬盘的人还没走远,还有一线机会。所以,想要来交通局赌赌运气,赌他们能不能及时追上摧毁硬盘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碘伏他们没有精妙的计划,没有强大的火力支援的,能赌的只有命。

        庆尘看着地上还用手指骨死死扣着枪械的骸骨,这些昆仑成员到死都还想要战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继续前进,交通局那边火力很弱,我猜他们幸存的人不多了,接近弹尽粮绝,”庆尘对昆仑成员的情况不太乐观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加快脚步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哪怕庆尘做好了心理准备,当他看到交通局大楼的那一幕,还是被震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一栋二十多层的大楼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那座大楼外集结着铺天盖地的老鼠,它们尝试着从大楼内冲上高楼,还有难以计数的老鼠在楼梯外面叠成了山,一路叠到了十多层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鼠潮如黑色的海,密密麻麻蠕动着,向上攀爬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仿佛有個来自地狱的巨人,张开了黑色的大嘴,要将整栋大厦塞入自己口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难怪下三区防线那边的鼠潮跟我计算的数目不一样,”庆尘怔怔道:“原来是碘伏他们将一部分鼠潮拖在了这里!”

        大楼之下的鼠潮只需粗略估计一下,便有数百万只,太恐怖了!

        庆尘甚至都不知道昆仑到底做了什么,才能把鼠王激怒成这样,那鼠王竟是要不惜一切代价,非得杀死他们不可!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高高的楼顶,有人扔下一张椅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却见那椅子轰隆隆的向下坠落,一下子砸死了不知道多少叠起来的老鼠。

        桌子、椅子、沙发,一个个被昆仑成员们从天台扔下来,还有点燃的床单与窗帘,巨大的火光将叠起来的鼠潮烧的吱吱乱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一定是弹尽粮绝了,只能扔家具来延缓鼠潮攻击的速度,”庆尘怔怔说道:“他们……是怎么守下来这些天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庆尘发自内心的疑问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弹药,没有支援,没有食物,怎么能在百万级鼠潮面前守住一栋楼?

        庆尘不懂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具现出黑狙来,一枪一枪的扣动扳机,橙色弹头穿过螺旋膛线,以极高的初始速度迸发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燃烧弹内裹挟着美铝合金与硝酸钡,当它与鼠潮碰撞时,弹头内置的燃烧药剂瞬间爆裂,将一只只老鼠烧成一团团火球。

        楼顶的人看见这一幕似乎有些意外,他们扔东西的动作停了一下,庆尘看到碘伏来到天台边缘,欢呼着跟他招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多名昆仑成员都来到天台边缘,兴奋的向庆尘招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脸色黢黑,脸颊两侧都因为饥饿塌陷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些人,眼睛还是亮的,在黑夜里也如星辰般明亮。

        庆尘心里一酸,这些人是带着他的命令来到这里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六百多名昆仑成员,就剩下这么一点点,或许楼内还有,但也不会过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庆尘勉强笑着挥手打招呼,下一刻碘伏挥舞的手臂顿住了,他突然拍了拍自己的胸口,然后竖起一个大拇指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碘伏指了指庆尘他们背后的方向,然后再次挥挥手……但这一次,对方的手势竟是让庆尘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庆一怔怔的看着这一幕,他也喝过境山茶,所以看到碘伏的手势时便明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拍胸脯的意思是,任务完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指庆尘他们身后的方向,是因为碘伏看见了新一批鼠潮,正在尝试着将庆尘他们也包围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再次挥手的意思是,老鼠太多了,杀不完的,走吧,剩下的交给我们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吧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庆尘却根本没有理会手势,只是一边向大楼前进,一边坚定的举枪射击,将一只只老鼠打成火球。

        碘伏见他不走,立马便急了,疯狂的挥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庆尘却像是根本看不见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庆一回头看向身后,那里传来轰隆隆的鼠潮行军声,宛如万马奔腾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动静,少说也有上百万老鼠,那不是他们31个人能阻挡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先生!”庆一喊道:“我知道现在说这些你不爱听,我知道你现在很想冲动的跟他们死在一起,我听张梦阡说了,他说你最近一直很自责,甚至在惩罚自己似的不眠不休。但是先生,你的死亡在这一刻根本没有意义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先生!碘伏一定已经有这个觉悟了,他知道自己就是来送死的,但他来送死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,这是人类的浩劫,总要有人死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庆一跟在庆尘身旁,看着神情魔怔的庆尘语气越来越重:“先生,你的决定是正确的,现在距离你们回归只剩下1小时,碘伏一定有办法将你要的东西带回表世界。现在他们完成了他们的任务,那你呢,你完成你的任务了吗?先生,必须走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庆尘根本没想到,他耗时21小时来到这里,竟然也只是仓促的见碘伏一面,却根本救不了对方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这场灾难,个体的力量太渺小了,渺小到哪怕庆尘那么聪明都不知道该怎么杀掉这些鼠潮,救下碘伏。

        庆尘缓缓的不再开枪,他隔空望着天台边缘的碘伏。

        却见对方面色也渐渐镇定下来,不再挥手劝他离开,也不再焦急。

        碘伏只是站在天台边缘,站直了身板,标标准准的给庆尘敬了个礼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吧,这是军人的荣耀。

        庆尘懂了,虽然对方一句话都没说,但庆尘全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庆一怒吼道:“闫春米!还他妈的愣着干什么,把先生拉走,不要让他在这里犯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然而这一刻,庆尘忽然说道:“不用,我自己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庆尘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跑去:“撤离,我要等待回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庆尘要杀人,现在不是无能狂怒的时候,他必须成为那个最冷静最理智的自己,然后杀尽一切仇敌。

        庆一终于松了口气,他真的担心拗不过这位师父,然后看着对方执拗的死在鼠潮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跑了一阵子后,下意识回头朝天台上看去,赫然看见碘伏还保持着敬礼的姿势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怎么的,他鼻子一酸,再不敢多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天台之上,碘伏见庆尘终于离去,忽然笑着说道:“他娘的,小时候看着战争片老觉得那些英雄壮烈牺牲好特么牛逼,结果轮到自己了还有点害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草,你早说啊,我看你特么装得那么硬气,搞得我是一句心虚的话也不敢说,”有昆仑成员笑骂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有四个人抬着两张沙发从楼梯走上天台:“草,你们怎么不扔了?不是还有凳子呢吗?楼下已经失守了,天台估计也守不住了。糖果和记事本他们都死了,没守住最后一层。来,搭把手,把这两张沙发扔下去,砸死那群畜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碘伏笑道:“还砸什么啊?还有二十多分钟就该回归了,咱们的任务要完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昆仑成员愣了一下:“那你特么早说啊,早说我们就不抬上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候大家已经疲惫到了极点,什么礼貌礼仪全都抛在脑后,人均口吐芬芳。

        碘伏乐呵呵笑道:“把沙发堵门上吧,别让老鼠从这小门冲上来了,大家坐在沙发上休息一会儿,这两天净往下扔沙发了,自己都没有坐过……等会儿还得由你们帮我拖点时间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昆仑成员们用沙发将天台的门堵死之后,大家拥挤的坐在了沙发上,碘伏因为下手晚了没抢到位置,只能坐在沙发扶手上,有点硌屁股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就这么静静的坐着,眺望着远方的夜空。

        背后老鼠轰隆隆的撞门,但有沙发卡着,怎么也撞不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,咱们走了之后,郑老板和路远他们,会不会想念咱们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肯定会想啊,路远他娘的天天让我给他洗袜子,我都快洗吐了,你们说着算不算是组织内的霸凌行为?我是不是可以举报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早点干什么去了,你要早点跟郑老板说,老板早抽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是不是该多活一会儿,要不咱们还是起来再守会儿吧,我想撑到回归举报路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    笑声在楼顶盘旋着,经久不散。

        渐渐的,所有人安静下来,这些天来大家脑海里充斥的都是彼此的喊声,老鼠来了,老鼠又来了,翻来覆去就那么几句话,听的耳朵都起茧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没劲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碘伏说道:“兄弟们,时间差不多了……能和各位走这一遭,三生有幸。来生,还做兄弟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三生有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三生有幸!”

        下一秒,鼠潮竟从天台外叠了上来,源源不断的涌入天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杀!”昆仑成员全都扑了上去:“给碘伏再争取点时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碘伏坐在沙发上静静看着兄弟们厮杀,自己却岿然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却见昆仑成员一个个被鼠潮淹没,他抬手看了一眼回归倒计时00:00:30。

        刹那间,碘伏竟抽出自己的匕首来,狠狠将自己的腹部割开,然后把密封袋裹着的12枚插片式硬盘狠狠塞进自己肚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撕心裂肺的痛觉传递到大脑神经,几乎让他休克。

        碘伏竟是要用人体可以携带物品的规则,将硬盘给庆尘带回表世界去!

        而其他人方才悍不畏死的拼命,也不过是要帮碘伏拖延时间,拖到回归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鼠潮吞噬了其他人后,也将碘伏瞬间淹没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临死的那一刻,碘伏根本没有打算护着自己的要害部位,只是任由鼠潮撕咬着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死死的护着血流如注的腹部,那才是他此行的目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新世界万岁!”

        倒计时归零。

        世界陷入黑暗。

  https://www.quanshuge8.cc/book/15/15881/11653138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quanshuge8.cc。全书阁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quanshuge8.cc